大鹏伏魔 狮子震吼

诸恶莫作,众善奉行,最胜菩提,解脱手印

释慧善比丘尼讲述H.H.第三世多杰羌佛被迫害的事实真相

国际佛教僧尼总会收到了释慧善比丘尼交来的一些材料,内容是有关她本人以及蒋贡康仁波且被深圳公安酷刑逼供,要求他们配合公安来诬陷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今天发的这些材料是他们二人亲自所写,蒋贡康的录像也是他们提交的。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是最善良、最无私、最慈悲的佛教最高领袖,据本会所知,近二十年来,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不但不收任何人的供养、财物,而且祂自己卖画的钱也捐赠给我们僧众和救济贫困,却竟然被公安诬陷迫害,实在是令我们痛心。而且,公安还竟然把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心血劳动自己创作的书画作品说成非法所得,全部拿走,实在令人啼笑皆非。佛陀就是佛陀,却从来没有伸冤叫屈,一切以大悲利生为本。

但是,作为一个佛弟子,如果我们面对佛陀所遭受的无端迫害还无动于衷的话,那就丧失了一个做人的基本道德和良知。现在根据释慧善比丘尼的要求转发给所有佛弟子,让更多的人了解羌佛被迫害的真相,让被蒙蔽的那些善良人士清醒过来,不要跟着无端诽谤佛陀。我们希望的是社会吉祥,人类充满善良的本质,像佛陀一样,无私利他,让国家、让世界更加和平昌盛。

还有,总会收到了高僧长老们拜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为师的一点录像带,尽管二十多年前的录像不能与现在的高清图像相比,但是,这是异常珍贵的铁的事实、历史记录,不仅从一个侧面记录了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伟大,也告诉人们,事实终归是事实,谎言再怎么编造诽谤,在事实面前,同样化成一缕青烟!

由于档案比较大,大家可以从下面的链接下载、转发:

1. 释慧善比丘尼的证词
http://www.ibsahq.org/buddha_view.php?id=108

2. 录像:蒋贡康仁波且2016年的录像说明
http://www.ibsahq.org/buddha_view.php?id=113

3. 录像:蒋贡康仁波且2003年在泰国的录像证词
http://www.ibsahq.org/buddha_view.php?id=112

4. 蒋贡康仁波且的证词
http://www.ibsahq.org/buddha_view.php?id=111

5. 录像:圣僧高人为什么礼拜年轻人?
http://www.ibsahq.org/buddha_view.php?id=117

6. 录像:唐东嘉波大菩萨拜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为师
http://www.ibsahq.org/buddha_view.php?id=118

7. 录像:成都昭觉寺方丈清定长老拜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为师
http://www.ibsahq.org/buddha_view.php?id=119

(7-1) 朱世勇的证明材料
http://www.ibsahq.org/buddha_view.php?id=124

(7-2) 于立华的证明材料(材料由于立华本人提供)
http://www.ibsahq.org/buddha_view.php?id=123

8. 录像:洛桑珍珠活佛、贾题韬居士、照海法师拜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为师
http://www.ibsahq.org/buddha_view.php?id=125

9. 录像:峨眉山金顶第十三代祖师普观长老摆驾撞钟击鼓迎接他的恩师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到佛教南传中国第一站雾中山开化寺
http://www.ibsahq.org/buddha_view.php?id=126

10. 录像:第一流的高僧大德、长老方丈们拜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为师
http://www.ibsahq.org/buddha_view.php?id=127

  国际佛教僧尼总会
  2016年12月19日

(请见下方和附件)

---------- Forwarded message ----------
From: huishan shi <shihuishan01@gmail.com>
Date: 2016-12-19 0:02 GMT-08:00
Subject: 请你们帮我转发这些真实的材料(一)
To: info@ibsahq.orgibsaoffice@gmail.com

国际佛教僧尼总会:

我现在恳请你们帮我转发这一份真实的材料。

我作为一个把世间名利地位完全放下来出家的比丘尼,我不会错半点因果污染我的出家修行,必须如实讲出以下的真实情况。

社会上有一些诽谤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文章,而且文章中列举了一些事情,就连我看到都感到跟真的一样,我心中非常难过!

出家人不妄语,明信因果。其实大家看到社会上说羌佛不好、是一个坏人的这些材料,我只能感觉到社会已经乱了,实在是五浊恶世,实在是颠倒是非黑白的社会!我必须告诉大家,你们上当了!上了谁的当?上了公安局的当,上了公检法那些贪赃枉法的坏人的当。这些都是公安局的人在造谣,公安局的人在凭空捏造诬害,包括国际刑警的红色通缉令,确实是发了,但真实的情况恰恰相反,所以国际刑警才取消了这份通缉令。为什么公安会这样做呢?他们为了他们的安全,为了躲避他们贪腐抢夺的罪行!

除了国际刑警发了的那份通缉令属于真实的,其它的都是假的。可是你们却不知道,国际刑警发了通缉令后,又收到了不同的反映,因此组织了长达三年的专案调查,最后得出了结论: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根本就没有任何违法行为,而且是一位优秀的道德之人。与此同时中国政府也调查无罪,因此请求国际刑警撤消了红色通缉令。国际刑警为此专门给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亲自去了公函,并通知所有成员国不得借故留置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也就是说留一下都不行。如此经得起这样特别立案调查而无罪的人,是何等的伟大圣洁无私!

现在,贪赃枉法的公安局一些人,发动他们的家人、亲属朋友,违背事实真相,大肆在网上造谣污蔑,误导了某些不明真相的人信以为真,附和渲染,帮着摇旗呐喊,伙同邪恶,企图转移社会公众的视线,掩盖他们公安自己的罪行,以逃脱法律制裁。在此,我要把事实的真相揭露出来,因为我就是对此案件最有发言权的人之一。

2001年4月13日开始连续几天,深圳公安局拘捕了包括我在内的十多位佛教徒,把十几捆画、十几箱法音以及刘娟和吴文投准备共同开办珠宝店的金银珠宝名表等全部抢走了,给我定以私藏枪支罪关押了四年半,还在我的胸前挂了一个“私藏大量军火罪”的牌子。天啊!我连枪都没摸过,他们就凭空编造出我私藏大量军火!他们当时抓人时发现了一支武警战士用的打弹子的钢珠枪,非要把罪名加在我的头上。

而事实是,在此之前一些公安人员曾经让我向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要画,羌佛没有给他们画,他们就来一个把羌佛污蔑编造成坏人,藉此把羌佛自己几十年心血创作的七百多幅书画加上一些古代字画共计近800张抢劫一空,全部瓜分了,刘娟和吴文投的珠宝财物也被他们瓜分了。这么多书画、珠宝财物,在他们出具的收据上竟然说只有几十张烂画!我的悲伤愤怒简直无法想象!这些书画的数目我很清楚,因为当时我就在经手管理这些书画,他们在活生生睁眼说瞎话!实在是可忍孰不可忍!

2001年4月14日我被抓进深圳的看守所后,开始时他们对我态度还很好,说我是好人,说我上当受了XXX(指我的师父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他们当时称义云高)的骗了。我说没有骗,我的师父非常好,从来不骗人。他们说怎么不骗人?当然,这也不怪你的,就连你们佛教称为圣人的十七世噶玛巴大宝法王,连他都要被你们师父骗,你们师父派多杰洛桑、吴吉兴、吴文投几个混混去,噶玛巴就走下法台,跟他们平起平坐的照相。我听了以后真是啼笑皆非,说:这个只有两个结果,一个就是噶玛巴大宝法王神通广大,看到我们师父派去的这几个弟子跟他是平级的,才下台来跟他们一起照相的嘛。另一个就是噶玛巴根本就不是圣人,连凡夫坏人都认不到,把他们当成了圣人,才会走下高高在上的法台跟他们平等照相。后来公安人员就说:好了,今天就不讲这个了。

这时就留下一个公安人员来安慰我说:我都已经说了,你是一个很好的人,我们现在还是说正事,只要你好好跟我们配合,我们就把你放了。我问他怎么配合?他说:这些就是你的审讯笔录,你只要在这些材料上签字,就没你的事了,你就可以出去了。我拿过来一看,这些根本不是我说的,我更没有做过这些,完全是他们自己编出来的一些东西,他们写的假的记录上说那些“犯罪”都是我的师父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指使我做的。我吓呆了,我说:这些都是假的、没有的事,我怎么能配合?!那个公安说:“没有?那是过去没有嘛,你今天签字了,就有了嘛。古代没有飞机原子弹,现在不是有了吗?你只要签字就行了。”这是凭空捏造,我和师父根本没有做这些事啊!所以我就不签,不答应配合他们。他们于是开始刑讯逼供,用各种酷刑,软硬兼施来迫害我,但是无济于事,我始终不与他们合作,结果被迫害坐了四年半的牢(我十年前写的两份有关材料也附在后面)。

那些贪赃枉法的公安抢走私吞的羌佛的这些书画,即使以现在国际拍卖行情价的百分之七十来计算,都至少要值400多亿人民币,这可以说是中国最大的贪腐犯罪案,所以,这些瓜分书画的公安慌作一团,当然发动他们的家人、亲戚朋友在网上造谣是必然的手段,而这些被蒙在鼓里的网友、善良人士,你们自己成了坏人的帮凶,残害善良,帮助邪恶,自己都还不知道!

前面所说的,只是我的师父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被公安迫害的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则是,当年香港的黄晓穗诈骗他人钱财,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在听到佛弟子反映后,当天赴香港制止清理黄晓穗的诈骗,而黄晓穗是时任国家安全部副部长牛平的“干女儿”,因此,牛平就大肆报复,迫害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

不仅我遭到公安的酷刑虐待,我的一个师兄蒋贡康也被公安整得死去活来,他也把他自己讲述被公安毒打虐待迫害的录像和写的证词拿出来了,我也交给总会,请总会一并转发,让公众了解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被公安诬陷迫害的事实真相。

正因为我的师父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是一个伟大无私圣洁的好人中的好人,是一个真正大圣者的风范道德,我才无论什么迫害、牢狱折磨等等打击,都挡不了我不远万里,飞越太平洋,追随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出家修行。

惭愧比丘尼  释慧善
2016年12月16日

International Buddhism Sangha Association
国际佛教僧尼总会
3134 22nd St.
San Francisco, CA 94110
Tel: (415)920-9816
Fax: (415)920-9836
Website: www.ibsahq.org
www.facebook.com/ibsahq
Email: info@ibsahq.org
ibsaoffice@gmail.com
ibsaofficehq@gmail.com

 

 

 

 

 

 

 

 

 

 

 

 

 

 

 

 

 

 

 

 

 

 

 

 

 

 

 

 

 

 

 

我二〇〇六年来到美国,一心要寻找拜见我的法王师父义云高大师,但是一直未能得到师父的音讯。后来我到了旧金山华藏寺,通过寺里的法师们帮助联系,但是据法师们说,义云高大师不接待我。那时我确实非常地难过,我有很多话要跟师父说,特别是中国公安部为了迫害义云高大师,把我抓进去,残害、强迫我「配合」他们,这些都是不为人知的,他们的手段是恶劣残忍的。当时我写了两份材料,想要将牢里所经历的事报告我的师父,于是请法师帮我转呈,结果法师照样退了给我,说师父不看。后来,我在美国办理政治庇护,取得了绿卡,师父还是没有接待我。
有一天,我去南加旅行,在回旧金山途中,汽车到了大蒜城,突然汽车停下来,我朝前方看去,正好看到我的师父和十几个人正在过公路!我赶快喊司机开门跑下去,终于见到了我的师父!当时的师父已经不是法王、大师,而是佛号为「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一位佛陀!
在日后的拜见中,我总想把那两份材料呈交给佛陀师父,可佛陀师父就是不看,说:「他们对我的不好,我不要看,我只想做好利益大众的事。」
现在社会上的个别坏人还在蓄意继续使用各种方式手段来诽谤第三世多杰羌佛,他们根本不了解第三世多杰羌佛这位佛教的最高领袖,是世界上最慈悲、最无私、最善良的无上圆满者,佛教史上唯一五明圣智的完美最高成就者,如此伟大的佛教最高领袖被蓄意诽谤、造谣、迫害是绝不能容忍的!这是对整个佛教的污蔑破坏!必须揭露!
所以我决定将十年前刚来美国时所写的两份材料,改变称谓,照原文整理抄写,经过公证,拿出来公布于众,让所有的人都能清楚了解事实的真相,破除邪恶,以正视听!
  比丘尼释慧善(出家前俗名郝南妮)
  二〇一六年五月四日
以下证明是我现在改变称谓后整理抄写的我在二〇〇六年所写的公安迫害的经过情况。
  亲身经历的过程
我是郝南妮,被深圳公安迫害关在监牢中四年半之久!关押我们的案子是一个宗教政治迫害案子,至二〇〇六年六月我来美国时尚有三位仍在狱中。由于至今公安还在制造迫害,而出狱者亦皆在案件的阴影之中受到随时监控。四·一三案件完全是中国公安部门及政府中某些人蓄意制造对第三世多杰羌佛这位世界最高佛教界领袖和一些佛教正教人士进行的一宗宗教、政治迫害事件。
在被关押、失去自由后,几个月来不断的审讯中,公安人员以种种软硬兼施的手段,或讹诈或威胁、或苦刑,逼迫我去配合他们,把根本是莫须有的罪名栽赃在第三世多杰羌佛身上,以达到炮制该假案、诬陷、迫害当时的义云高大师,现在的佛教最高领袖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目的!由于从我口中,除了对羌佛毫无诈骗,及人品无私伟大的真实情况就无其他,很是恼火,说「揍她一顿,看她说不说!」我坚持不顺着他们说假话,他们没有办法,就以「查获大量藏文及佛教书籍,私藏枪支」为违法的「证据」,其实那是四川省武警总队批准发给守卫人员的一支钢珠枪,他们竟然把它打在我的身上,判我劳改三年,于二〇〇一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押送「三水女子劳教所」,在我胸前挂着「私藏大量军火罪」的牌子。一天超强劳动:一直被监视、催逼着不准停手,连上洗手间都严格限制甚至不准。连续不停做八小时以上,更经常加夜班直到深夜、凌晨「赶货」,晚上休息时间不允许佛教徒打坐。因长时间这种俯首紧张的劳作,我的颈椎严重受伤,失去支撑力,一低头,整个头就只能垂在胸前,抬不起来,但也不准请假,还得坚持干活,所以天天处在这种无法抬头的状态,非常痛苦,得不到治疗,一直这样直到二〇〇二年七月八日,公安部门再次来人,叫我签署「批准逮捕书」重新押回看守所。此时才知道我们又有多位佛教徒被捕,同所在押之中。
这一回对我的审讯更加厉害,更加频繁,时间更长,七八个小时是常有的事,有两次是通宵不停地审讯逼供(下午五六点起直至次日早上的六七点止)我就这样十二小时以上不能动,不吃不喝、更不准上洗手间,这使我整个人身体无法支持而昏倒。面对他们的轮翻不停的审讯、逼迫,看到他们不停在吸烟、喝饮料,跑洗手间、吃夜宵,休息换班,他们不给我任何吃的喝的。一次半夜时他们给我吃了点东西,但不到一小时,我的肚子就疼得不得了,我想他们一定给我吃了不干净的东西。后来,他们自己编造很多假供词、假证据,叫我签字,我没有办法在上面签字!他们就一直使用饥饿、不准睡觉、不准上洗手间来折磨我。
公安办案人员企图更多地从精神上摧垮我,于是又以表示关心、同情的面目出现,向我大摆世间法的种种为人享乐之道,引诱我多为自己、自己家庭考虑,衡量「利弊得失」亲情家人等,这对于一个坚持不说假话,以善良心为目的的我来讲,真的不想再听他们讲的,他们有如对牛弹琴。我对他们说:「你们叫我要为自己与小家庭着想,但义云高大师总是教导我,却是应当为所有众生、为大家庭着想,因此他才是真正最高尚、最伟大、最纯洁的人!」他们于是更用感情打动我,说「你母亲自你关进来以后,就天天以泪洗面,你的老父亲已经八十多岁了,你忍心看着他们这样受苦吗?还有你的儿子,失去了母亲,没人照料,教育。而且他看来患有挺严重的自闭症,难道你能不管吗?」我说「这些后果是你们给他们造成的,而不是我。」
见我每次同样地表明我们完全是善良正当、遵纪守法的,根本就是无罪之人,他们又多次逼我写「悔过书」,说「只要你写了悔过书,证明过去是受义云高所欺骗、利用,现在愿意改悔,与他脱离关系,我们马上就放了你。」每次都被我一口拒绝!因为我是一个佛教徒,不能说假话去伤害任何人。何况我修学慈悲、善良,都是第三世多杰羌佛所教,他教导我们要将自己的一切奉献给人类,给众生,才算得上是一个好的佛教徒,因此我没有办法写这种假的悔过书!最后他们实在不耐烦了,就说他们的等待和忍耐是有限的,非要限时交「悔过书」。二日后,我交给他们一份态度非常鲜明、坚定的「声明」,声明我永远依止忠实于第三世多杰羌佛(义云高大师),无怨无悔,永不改变!宁愿舍弃一切乃至生命,不舍上师与佛法!
此后他们对我换了另一副面孔,说他们对我的判断和结论彻底改变了过去认为我不过是受骗上当、被利用者,是可以教育转化者,现在认为我实际上是「义云高团伙的重要成员之一,比法轮功的强硬分子还要硬!」说对我这种人只会从严制裁、判刑,至少都是无期,到时押往东北的监狱服刑,「那里的劳改场比这边苦多了,冬天零下三十多度,冻死你!」並说:「你这么不配合,我们也没有办法,看来你是想把这牢底坐穿!」我的回答是:「你们想把我怎么样都没关系,随你们便,但要我不学佛,不做好人,离经叛道,是绝不可能!」最后他们实在拿我没有办法了,就将我年迈的父母亲及我的儿子叫来,事先交待他们要「配合公安部门」做我的「思想转化工作」,以图用亲情「感化」动摇我,在几个公安人员的监视下父母只好照办照说劝我「考虑家庭各人的感受。」我的儿子却小声对我说「妈妈,我支持你。」
就这样,我就是坚持不肯说假话,一如既往地坚持说真话,说事实,讲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慈悲伟大与善良。公安人员就更加变本加厉地来迫害我,总是使用长时间审讯,轮番不停地逼供、恐吓、诈骗、辱骂、禁止我上洗手间,结果没办法,有一次只有拉在裤子里,公安人员还哄堂大笑,说「你看你像不像动物?连猪狗都不如!这就是你不配合的下场!」我要求换衣服他们也不准。那没有尽头的威逼、围攻、折磨,使我的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实在是无法忍受,身体极度虚弱,我想到如果真的被他们整死了,学佛也学不成了,那怎么行啊!后来只好顺着公安的意思敷衍,最后公安便以所谓「假印章」判我四年半的「徒刑」继二〇〇一年四月十六日到二〇〇五年十月十五日。
二〇〇五年十月我被放出来后,就仍一直在公安的严密监视下生活,他们要我「随传随到」,在家里,他们常常破门而入,检查身份,甚至有时半夜两三点还来骚扰。出外的时候,也有不明身份的人跟踪,甚至一直跟到家门口,使我一直生活在恐怖之中,我清楚地感到随时都有可能被抓进去受迫害,在万般无奈之下我才逃到美国来,寻求一种可靠安全的庇护,以便容我能回到佛陀师父那里。因此我到了美国,下决心出家,必须找到佛陀师父!于是就在美国这个民主安全,自由的地方出了家,学习佛陀师父的佛法,遵照佛陀师父的教导,做一个真正善良、慈悲、真诚,不必虚假、顾虑而对社会有益的人。
四·一三案件纯粹搞的是政治宗教迫害,他们一手操纵,采用虚假的「刑事案件」立案来遮人耳目,所有的起诉定罪完全是毫无事实、违悖真相的捏造。中国的法学专家们对这个案件专门开了调查研究的大会,所有专家签了名,说他们是乱来的,让他们改正,可是他们就是不改。在法庭上被我们的律师们驳得体无完肤,他们诬陷的假案完全不成立!实际上公安才是执法犯法,抢夺了第三世多杰羌佛自己辛苦创作的七百多张书画价值人民币四百多亿元!估计早被公安检察院等多个部门私分了。
本证词是我亲自所写,是完全真实不虚之事实,如有不实之辞,愿负一切后果责任。
  比丘尼释慧善(出家前俗名郝南妮)
  二〇一六年五月四日
  证明
十五年前的二〇〇一年四月十三日,中国公安部门在深圳制造了一起严重违法、震惊中外的四·一三案件。案件的矛头直指当今佛教界的最高领袖、法界总持,我的恩师第三世多杰羌佛。案件中,他们采取一系列歪曲事实、颠倒黑白,混淆视听、捏造伪证等等不法手段,无视法律,悖离事实真相,对第三世多杰羌佛及其十多位随行弟子、眷属以及多位德高望重的佛门大德进行恶意诬陷诽谤,以「冒用宗教、散布迷信、诈骗巨款」等莫须有的罪名,对佛陀师父及一些弟子横加责难,动用司法,进行了长达十多年来的宗教迫害。在此期间,更是完全违反正常司法程序、法律规则,违法操作,侵吞所有上至佛陀师父,下至弟子佛教徒的个人合法财产,到了猖狂无度的程度!致使该案至今未得平反,非法占有的所有他人财物至今未有分毫归还!
案件中污蔑第三世多杰羌佛「诈骗』刘百行、刘娟二人巨款的所谓「指控」,完全是捕风捉影,无中生有的无稽之谈,完全违悖事实。真相证明:刘百行、刘娟二人均作出声明,证明第三世多杰羌佛根本没有拿过他们任何钱。恰恰相反,羌佛在长期的弘法渡生圣迹中,向来忘我无私,默默奉献,从来就宣布并实行不收任何弟子、众生供养的行愿,以此大悲无上之愿力成为修行人的楷模,受到社会大众的无限崇敬与爱戴。不仅如此,佛陀师父更以自己的佛法成就、五明圣智所创造的宝贵财富、劳动所得,全部都用于施益社会、众生、佛教寺院、慈善机构,帮助有需要的僧众、弟子们。然而他与自己的家人却一直过着极其简朴的生活。有关佛陀师父不收弟子供养、利世渡生的一贯圣事,羌佛特有的风范,过去我就曾多有领略,亲身经历,可举几个实例如下:
九五年下半年,我曾从深圳一家银行汇了二十万元人民币到四川义云高大师秘书办公室,作为我对佛陀师父的供养,呈报师父后,被他老人家一口谢绝,拒不收受,后经我再三请求,结果师父还是不收,却全部将二十万元都转汇给一家敬老院。此举令我不禁对佛陀师父圣洁的德境生起无限的敬意。
九六年夏,佛陀师父恩准我参与《义云高大师歌集》的统筹制作工作,由于《歌集》所收录的皆为佛陀师父珍贵的随缘即兴法诵吟唱,那数十首歌曲、词谱都是首创作品,均有一个版权所有及收费等法律问题。当时师父即以一纸行文,声明他本人不收任何版权利益,为普利众生亲为表率!
不久后,我于香港一个物业出售后获得了六百万元港元的盈利,我即呈报师父要将此款全部供养他老人家,但是,佛陀师父坚决不收,並字字千钧地对我说:「师父不要你的钱,师父只要你一颗真正学佛、帮助大家、利益大家的心。」
九七年间,我仍想一尽弟子供养师父之责,便开出一张一百万港元的银行现金支票,呈给师父。谁知第二天师父便在一个百人大法会上公布了此事,宣布不收弟子的供养,作了开示,当场将支票退了给我,任我怎么请求也无济于事。(此事有十几年前那场法会上当时佛陀师父开示录音为证。)
随后我又在香港为佛陀师父办了一张美国运通银行的信用金卡,结果师父照样不收,予以谢绝退回。
可见,我们的佛陀师父作为佛门的最高正法领袖,具有何等崇高、伟大的圣境法德!佛教史上、世间上能找出第二位如此行愿者吗?这不正是佛门所有弟子行人应该惭愧效法依行的圣洁典范吗?平时,佛陀师父就一贯严持正法,教戒严明,要求佛弟子们守持正知正见,遵纪守法,而佛陀师父更是言传身教,处处为众生作出榜样,以无量的大悲大智教示、利益众生。
以上所说,完全是发自我的良知,完全是事实的真实记录。
  比丘尼 释慧善(出家前俗名郝南妮)
  二〇一六年五月四日
降措 揭开真相 0 884 2017-10-13

发表评论